神笔奖首页新闻红色神笔毛体展览赛委红色后代公益书画书法大咖红色书院红色影视红色领导出版物红粉
传播红色文化、发扬长征精神
首页>艺术类>内容

这些大师绝笔作品,成了经典!

来源:神笔奖时间:2020/3/27 16:17:27

来源:坦腹斋

本网讯:绝笔者,诀别于世前。最后一笔,从此,人亡,笔亡。

“绝笔”之所以重要,在于它的返璞归真和无拘无束。随着生命最后对艺术和人生的理解更趋完满,大师们的绝笔之作常会达到出神入化、浑然天成的境界。在生命最后,无论是书画对象还是技巧,抑或是作品的位置经营统统都被放下。总而言之,绝笔之作是艺术家临终前发出的最真实的心灵告白。

 

王国维

王国维是中国近现代在文学、美学、史学、哲学、古文字、考古学等方面成就卓著的学术大师。1927年6月2日,他纵身一跃,殒命昆明湖。人生天地,来去匆匆,只留下“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的遗书。

 

王国维遗书

释文: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我死后,当草草棺敛,即行藳葬于清华茔地。汝等不能南归,亦可暂于城内居住。汝兄亦不必犇葬,固道路不通,渠又不曾出门故也。书籍可托陈、吴二先生处理,家人自有人料理,必不至不能南归。我虽无财产分文遗汝等,然苟谨慎勤俭,亦必不至饿死也。五月初二日父字。

王国维遗书,现藏北京国家图书馆。他的字不乏晋韵唐法,作品中所蕴含的中和之境与儒雅之概,颇具学者风范,无疑与他的为人性格、读书品质都有相似之处,此遗书法度谨严、气清质朴、平静泰然。

 

李叔同

1942年10月13日(农历九月初四日)晚8时,弘一大师(李叔同)在福建泉州不二祠温陵养老院晚晴室安详圆寂。临终前3天,他写下“悲欣交集”四字交给侍者妙莲法师,为其最后绝笔。

 

观其笔墨,“悲欣交集 见观经”七个字的墨色,由润而枯,一气写就,而“见观经”三字全是皴擦的渴笔,行笔慢。笔枯而后蘸墨,在下面画了一个墨色饱满的圆圈。接着用小字署写日期,墨色丰满。按书写的常规,日期本当写在左下角,因为逼仄,移写到右上方,布局得到平衡。

这件绝笔手迹,幅面小,渴笔多,未钤印,与弘一法师以往安排妥帖的书件大不一样。但“悲欣交集”又和盘托出悲悯众生沉沦生死之苦、欣喜自己往生而离苦得乐的心境,因而这纸告别之迹别具一种撼人心灵的力量。

 

齐白石

1957年9月16日,齐白石在北京医院去世,留下了一幅幅珍贵的画作,供后人欣赏。

 

齐白石的这幅《葫芦》,也被称为是齐白石的绝笔,据说当时齐白石为了画这幅画,一天早晨起来,没有人搀扶,他自己从卧室踉踉跄跄地走进画室,站在桌前,画下了这一幅画。

据画家李可染回忆,当时的齐白石已经是老糊涂了,“九”字不知道该怎么写,到了“岁”就直接写错了,只能够凭自己的直觉画画,即便是画了一辈子的画,但是到最后由于体力和脑力的不支,实在是画不出来了。齐白石一开始用黄墨去画葫芦,画下正确的一笔,一大一小,一前一后,一上一下。但当他接着去画叶子的时候出错了,把叶子顺即也化成了葫芦,且葫芦留白处冒出两笔淡墨,就好像葫芦被打了两个洞。当画藤蔓时,又恍惚了,画着画着又成葫芦了。

齐白石老人在作这幅画时已经是精力透支了,能画出样子来实属不易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其实齐老画的这幅画是别有一番风韵在的,比如说他画的藤蔓,这藤蔓真是绝了,能够在不知不觉中画出葫芦的成熟,沧桑,把经过风吹雨打后形成的那种弯曲,表现得淋漓尽致。

 

邓散木

中国现代著名书法家、篆刻家,在艺坛享有“北齐(白石)南邓”的美誉。

 

邓散木生前最后一幅书法作品,是一首唐诗: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此作将欧体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透出金石气息,堪称经典。

 

潘天寿

潘天寿(1897—1971),字大颐。受教于经亨颐、李叔同等。写意花鸟初学吴昌硕,后取法石涛、八大山人。中国现代书画家、教育家。

 

潘天寿绝笔诗稿

释文:千山复万山,山山峰峦好。一别四十年,人老山未老。莫以幽房窄,心随天地宽。倘能免罗织,自古有沉冤。不因罗罪深,逃名痛未遐。知应得回乎,痛下砭针时。

此作品在非常条件下仓促写就,已无须细论笔墨,看淡生死,才能如此镇定。前人说,诗言志,用在此处至当不过。

 

张大千

1981年7月,83岁的张大千应日本横滨著名侨领李海天之请为其旅馆大厅绘制《庐山图》,张大千虽然游踪遍及中国,庐山却是从未亲履之地,故选择此题材是对他艺术事业的一种自我挑战。

 

庐山图

大千先生作此画时,身体状况很差,常住医院治疗,时画时辍,而且由于画面太大,还得整个人被抬上画桌趴着画,极为吃力。甚至有时心脏不适,吃药休息后,仍继续搏命作画。

 

王蘧常

王蘧常(1900—1989),字瑗仲,号明两,别号涤如、甪里翁、玉树堂主、欣欣老人。早年曾从师沈曾植治学,晚年致力于书法,精心研究汉简,欲化汉简、汉帛、汉陶于一冶,拓展了章草之领域。其书法作品在日本享誉极高,人称“古有王羲之,今有王蘧常”。

 

王蘧常的绝笔

释文:十八日书悉。屡欲我书十八帖,何敢续右军之貂?但以足下情辞恳款,又不忍拒。此书首有十八日字,置之卷前,即谓之十八帖,可乎?一笑。其庸弟。兄蘧。

《十八帖》是王蘧常的绝笔,此处选为《十八日帖》。王蘧常留下了大量手札,回顾其一生,以章草为主,书风老辣,个性强烈。

 

林散之

据林散之儿子林昌庚回忆:“父亲喝了点人参汁,闭目养神了半个多小时,用有气无力的笔在宣纸上写了‘生天成佛’四个字,写好后,我在他指定的位置盖了印章。

 

他闭目端坐,显得那样安详、超脱。他仿佛在告诉我们,他即将走到这个世界的终点,迈向另一个世界。”1989年12月6日,享年92岁的林散之去世。

 

启功

2005年初,有人请启功先生为即将开馆的建川博物馆题字时,启功先生住进北大医院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身体极度虚弱。但病床上的他仍一手抚眉,苦撑着写下“成都建川博物馆”几个字。不久,启功先生病情加重,进入了长达数月的深度昏迷状态,直至离开人间。

 

93岁高龄的启功先生,最后题字“成都建川博物馆”。至此,中国最后一位古典意义的书法大师辞世。这位可爱而慈祥的老头儿,离我们而去。

 

吴冠中

2010年6月25日,吴冠中先生在京病逝,享年91岁。他曾写下:“想我,就去看我的画吧!”《幻影》《巢》《梦醒》及《休闲》是他去世前所作的四幅绝笔之作,看了这几幅画,是否能感到无尽的意味?

 

幻影

 

 

梦醒

 

休闲

以上各家的绝笔,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每一种绝笔,都是一种人生,证明他们曾经在世上——活过,画过,写过。

(责任编辑:张姣姣)